Hydroxypropyl Methylcellulose Phthalate

Hydroxypropyl methylcellulose phthalate (HPMC Phthalate, or HPMCP) is one of commonly used enteric coating. The enteric protection property of HPMCP is manifested by the presence of phthalate groups on the HPMC polymer chain. At alkali condition (pH > 5.5), the free carboxylic acid is neutralized and ionized. Consequently, the solubility of HPMCP coating is increased …

Continue reading Hydroxypropyl Methylcellulose Phthalate

Advertisements

Case Study: Eli Lilly Drug Development Strategy

Abstract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strategy of Eli Lilly and Company in the mid 1990s. In the 1990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was a highly profitable and fiercely competitive industry. Maj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poured 15-20% of sales to R&D expenditure in hope to find the next blockbuster drugs. Lilly, a mid-size drug firm vs. …

Continue reading Case Study: Eli Lilly Drug Development Strategy

皮肤的结构和生理功能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约战体重的百分之十,是保护人体不受外部环境侵害的一道天然屏障。皮肤结构从外到内分四层:角质层(stratum corneum),表皮层(epidermis), 真皮层(dermis)和皮下组织(subcutaneous tissues)。皮肤同时还拥有毛囊,汗腺导管,顶浆腺,和指甲等附属物。皮肤的保护作用对人的生存意义重大,对环境的温度湿度变化,紫外光,化学品,病菌,过敏源,辐射等提供了屏蔽。另外皮肤是维持体内各项平衡的主要器官,尤其对体温调节,血压控制和分泌机制等起到重要作用。由于皮肤的体温调节作用,不同个体动物的基础代谢率与个体皮肤的表面积有直接关系。皮肤还是一个主要的感觉器官,对来源于外界环境的温度,压力,疼痛,过敏源,微生物入侵提供感觉信息的直接反馈。最后,皮肤是一个不停自我修复和更新的器官。 【角质层】 角质层位于皮肤的最表层,大约有10-20微米厚,是非活性的表皮层。角质层含有约15-25层的六边型角质细胞叠加在一起,嵌于细胞间脂质之中。每一个角质细胞的直径约为40微米,厚度约为0.5微米。角质层在身体的不同部位其厚度会有很大差异,在手掌脚掌部位的皮肤角质层明显厚于其他部位。自然可见药物在这些部位的吸收显著少于其他部位。干燥状态下的角质层密度为1.4克每立方厘米,含水量仅为15-20%。另外角质层的有效吸收表面积一般只限于不到0.1微米宽的细胞间空隙。角质层细胞主要由非溶性的角蛋白和脂质组成。角质层细胞间质主要是脂质和桥粒。角质层的脱皮是连续性的,约2-3周角质层更新换代一遍。因此一些脂溶性良好的化合物虽然与角质层结合紧密但未必能够很好的吸收。角质层不仅是对环境的屏障还对体内物质的挥发和丧失起到保护作用,比如正常人体的水分挥发量为0.5μL/cm2/h,或每天250毫升。角质层细胞来源于活性表皮层,在蜕皮脱落之前会经过多次细胞分化和形态学的变化,如板层小体的挤出,细胞核的丧失,角质蛋白的增加。 【表皮层】 表皮层细胞起源与真皮层和活性表皮层之间的基膜。这一层含有黑色素细胞,郎格尔汉斯细胞,梅克尔细胞和两种主要的角质蛋白细胞。一种角质蛋白细胞起干细胞的功能,主要进行细胞的分裂和增殖。另一种角质蛋白细胞是将表皮层固定于基底膜。基底膜为50-70纳米厚,包括致密层和光滑层,其主要成分为四类胶原蛋白,层粘连蛋白,巢蛋白和纤维连接蛋白。四类胶原蛋白对基底膜起机械稳定作用;层粘连蛋白和纤维连接蛋白将基底膜与基底角质形成细胞链接起来。 基膜细胞通过半桥粒附着于基底膜。半桥粒主要含有三种独特的蛋白组:两种为大疱性类天疱疮抗原(BPAG1和BPAG2),第三种为上皮细胞特异性整合素。BPAG1与细胞骨架结构的组织相关。整合素是用于调解细胞及细胞外基质附着的跨膜受体。人体表皮基底细胞含有整合素α2β1, α3β1 和α6β4。整合素α6β4和BPAG2是固定角质蛋白细胞的主要半桥粒蛋白质。基膜细胞与基底膜之间的链接关系有着重要生理意义,缺乏稳定的链接会造成慢性疱疹如天疱疮或大疱性表皮松解。 郎格尔汉斯细胞是皮肤免疫系统中的抗原呈递细胞,对于接触致敏起重要作用。当皮肤接触到半抗原,郎格尔汉斯细胞表面成分被改变,细胞体积增加。激活的郎格尔汉斯细胞会从表皮层迁移到真皮层,在真皮层对局域淋巴结中的T淋巴细胞致敏。郎格尔汉斯细胞从角质形成细胞及基底膜的脱离由表皮细胞因子调解(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郎格尔汉斯细胞在局部淋巴结中的成熟由GM-CSF调解。 黑色素细胞不仅存在于表皮层基底膜,还存在于毛发与眼睛。其主要功能是制造黑色素。黑色素是吲哚醌的高分子聚合物,其作用是影响皮肤,毛发和眼睛的色素沉着。黑色素小体是在黑色素细胞中与细胞膜相连的细胞器。黑色素是在黑色素小体中产生的,然后通过细胞吞噬的方式均匀地分布到角质形成细胞中。皮肤的色素沉着主要是起保护紫外线辐射的作用。黑色素形成过程是一个复杂的调控过程,涉及到80多个基因位点。这些基因的突变会导致白化病,白癜风和瓦登堡式综合症。 梅克尔细胞通常位于角质层的基底层,与在基底层另一侧的神经末梢关系密切。从组织化学试验表明,梅克尔细胞中有乙酰胆碱酯酶的存在,可能具有神经递质释放的功能。经管目前研究尚无确凿证据,一般认为梅克尔细胞在机械感官和对周围神经纤维的营养起一定作用。 【真皮层】 真皮层是皮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为表皮层提供营养,免疫和支持,而且对体温,压力和疼痛的调节起重要作用。真皮层有0.1-0.5厘米厚,由70%的胶原纤维和30%的弹性结缔组织构成。胶原纤维提供了一个支持和缓冲的支架,弹性结缔组织是一种半凝胶状的粘多糖用以提供皮肤的弹性。真皮层含细胞较少,主要为成纤维细胞,黑色素细胞和肥大细胞。 真皮层中具有广泛的血管网络用来为皮肤提供营养,修复,免疫反应和热交换。真皮层血管来源于皮下组织,从动脉,小动脉,毛细血管,小静脉,到静脉形成了真皮层血管网络。动静脉吻合在真皮层血管网络广泛存在,提供了动脉和静脉之间约60%的血流,这种结构避免了毛细血管网络,更有效地控制皮肤的血流。当人体产生生理或心理的反应时,如锻炼,饮酒,震惊,羞愧等,真皮层血流会随之迅速产生变化。 淋巴系统也是皮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用来控制间质压,体内防御系统,和清除废物。研究表明,真皮层血管主要对清除小分子,淋巴系统用来清除大分子,比如干扰素。真皮层还存在各种不同的神经纤维,对压力,温度和疼痛产生反应。所以当外来物穿透角质层和表皮层,接触到真皮层,通常会出血并感到疼痛。 【皮下组织】 在皮肤的最深层是皮下组织。皮下组织含有大量的脂肪细胞(约占身体脂肪的50%),成纤维细胞和巨噬细胞。皮下组织支持皮肤的血管和神经系统,将皮肤连接固定在肌肉组织。皮下组织是良好的绝热体,同时可以吸收外界冲击并储存能量。 【皮肤附属物】 皮肤有四种附属物:毛囊及相关皮脂腺,汗腺,顶浆腺,和指甲。毛囊除在手掌,脚掌和嘴唇之外在全身都有分布。附于毛囊上的竖毛肌会在外界反应下使毛发竖起,比如“怒发冲冠”或“毛骨耸然”。每个毛囊还与一个皮脂腺相关。皮脂腺分泌的皮脂含有甘油三酯,自由脂肪酸和蜡。皮脂的作用是保护和润滑皮肤并维持皮肤表面的酸碱度在5左右。汗腺是一个盘绕的导管,导管的一端是在皮肤表面的出口,另一端是一个直径为100微米的由导管盘绕的小球。汗液是一种酸碱度为5的稀释盐溶液。顶浆腺,又称大汗腺,结构与汗腺相似但体积约为普通汗腺的10倍。顶浆腺只分布在身体的某些部位,如腋下,乳头,肛门。指甲也起到一些保护功能,其主要成分是角蛋白,水和脂质。  人类应用局部皮肤给药可追溯到上千年的历史。现代透皮释放系统则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晚期开始发展的。 以皮肤为给药途径主要以下几个目的:1)用于皮肤病学的直接局部效应,如类固醇药物用于皮炎;2)透皮吸收进入体内循环,如尼古丁贴片用于戒烟;3)皮肤表面作用,如防晒霜;4)深层组织的靶向,如非甾体抗炎药用于肌肉组织的炎症。作为一个极具潜力的系统给药途径,皮肤拥有以下优点:1)避免由胃肠道带来的胃排空,胃肠酸碱度,和酶降解的作用;2)避免肝脏的首过效应;3)易于控制给药,通过移除给药系统而随时中断给药。与此同时皮肤对药物的吸收也具有以下不利因素:1)由于具体给药位置,疾病,年龄等差异,经皮给药的吸收会有很大差异; 2)皮肤也具有首过代谢作用;会带来药物的降解和代谢; 3)皮肤的库容作用会对一些药物造成局部囤积;而减慢系统吸收;4)皮肤会对药物及剂型的刺激和其他毒性产生反应; 5) 皮肤在代谢与转化具有异质性和诱发性,对药物的吸收和代谢增加复杂性; 6) 透皮释放系统和其他给药途径之间的生物等效性缺乏明确的定义和标准;7)经皮吸收的技术仍然有待发展,如化学渗透增强剂 [chemical penetration enhancer],超声导入[sonophoresis],电导入[electroporation]等新技术。

A Simultaneous HPLC Analysis of Drug and Solubility-Enhancing Excipient in Surface Adsorbent-Adsorbed Semi-Solid Formulation

INTRODUCTION Vitamin E TPGS is a hydrophilic surfactant used as an emulsifier and solubility-enhancing excipient in many food and pharmaceutical applications. A surface adsorbent-adsorbed semi-solid formulation has been developed for a BCS Class II compound using vitamin E TPGS and a surface adsorbent. The resulted formulation is subsequently used to prepare controlled release dosage form. …

Continue reading A Simultaneous HPLC Analysis of Drug and Solubility-Enhancing Excipient in Surface Adsorbent-Adsorbed Semi-Solid Formulation